请输入关键字:
最 新 公 告
跆 拳 道 特 点
跆 拳 道 技 术
跆 拳 道 成 功 学
成功学

      体坛网记者马佳报道 雅典奥运会前,我们很多队友在一起看了《冲出亚马逊》这部片子,当中国特种兵喊出“在这里,我和你就是中国!”时,我们都哭了。那感觉只有运动员才能体会。只有站在决赛场上和对手单打独斗时,你才会明白那句台词的真正含义。当我站在雅典奥运会的领奖台上时,我觉得自己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但那时候我真觉得好累,真的想再也不去比赛了。

      2002受伤后,直到2005年3月,我才彻底进行了一场手术。术后虽然恢复得比较快,但伤腿还是满足不了高水平对抗的要求。回到国家队后,我一直没能摆脱对伤腿的潜意识保护,以至在多哈亚运会前,还是队内的不完全重点队员。

      亚运会前半个月,陈老师让我给小队员示范标准的技术动作,没想到示范结束后我的伤腿也没有不适,我就继续利用皮带的阻力进行击打练习,这也是我手术后第一次公开踢靶。踢靶需要很强的力量和速度,何况当时还带着皮带。跆拳道得分是需要听响声的,响声给运动员带来的自信非常大,我就自己边踢边听,太舒服了,越听越有劲,信心就这么一点点找了回来。

      一年后的世锦赛,对我来说是挂在心中很多年的一个梦,几次的世锦赛银牌和铜牌让我无比渴望那枚金牌。2007年世锦赛前夕的集训,我们一天五练,每节练习课是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。

      那段时间,往往在第一节训练课后,我的脚就踢肿了,站队时连站都站不稳。然后就叫队医扎绷带,接下来的第二和第三节课就练拳,等到脚感觉好一点了,第四和第五节课再练步法。

      一天的训练从早上一直练到晚上,连吃午饭都不出馆,直接在场边吃。每天训练后解开自己脚上的绷带,会发现脚早就肿得像个馒头一样。那时我就笑自己,我从小就是一个比较娇气的女孩子,现在怎么能这么能吃苦?难道我真的能为跆拳道付出我自己的所有吗?

      跆拳道世锦赛,我战胜韩国选手韩金顺,圆了自己足足等待了10年的世锦赛冠军梦,实现了世界杯、奥运会、世锦赛的大满贯。国旗升起时,我哭了,我知道自己还是最棒的,我佩服我自己。

      但是因为奥运会,我舍弃了很多自己的爱好,现在我就希望比赛能快点开始,然后就不用那么累了。真的,很多时候我就是在想,比完北京奥运会我就再也不干了。很多人并不知道成功背后我到底付出了多少努力,一届一届,每一次都是一个新的开始,你需要从最苦做起,去重新面对很多问题,太不容易了。

      2000 年的悉尼,我还是一个无名小卒,然后一举成名。2004 年的雅典,我经历了伤病等等的重大考验之后蝉联冠军,这对我来说是非常不易的。2008 年的北京,这也许是我参加的最后一届奥运会,对于一名运动员来说,或许这是一生最大的一个梦想,这最后一次,我会拼尽全力。

      至于退役之后,我想当个大学老师,其实之前我的理想是像我母亲一样的工作,质检员。拿一把卡尺,每天上班,人家把产品拿过来,量一下,记个数字,走一圈下来,回到休息室,打会儿毛衣。中午回家给家人孩子做饭,然后下午回到单位再走一圈,再打一会儿毛衣,一天的工作就结束了,这就是我梦想的生活。

 

      陈中从篮球转投跆拳道 母亲一脚踢出个冠军

      体坛网记者马佳报道 河南焦作业余体校篮球场上,篮球队的队员们正在训练,13岁的陈中也在其中。她伸展着自己修长的臂膀,三分球、抛物线、假动作、过人、妙传……这些都被静静站在一旁的陈立人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  跆拳道以腿为攻击,在中国的武术里有南拳北腿之说,而少林寺就是出腿的地方。凭借着这种感觉,在国家体育总局决定成立跆拳道国家队后,对跆拳道一无所知的陈立人买了一张去往河南的火车票。

      陈中也注意到了这个背着手站在场边的不速之客,但此时的陈中并不知道,这个人看上去个子不高但却充满了威武之气的人,在这个下午,将改变她的一生。

      身体素质测试,万米跑、折回跑……一系列测试结束后,陈立人对陈中说:“跟我去北京吧,去北京体育大学上学,进国家跆拳道队!”

      结束训练后,陈中一路跑进家属院大门,就开始大喊:“妈!妈!我进国家队了!是个什么道!”母亲张美一下蒙了,这个什么道,是什么啊?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?

      当晚,陈立人把陈中的家长请到了焦作市体育局,苦口婆心地给他们详细讲述了跆拳道国家队的组建目的,小女孩练习跆拳道既可以强身,又可以防身,还可以为国争光。这时,一家人才放下心来,反正孩子苦练篮球也是为了进国家队,进跆拳道国家队也是一样的。当年5月4日,陈中就随队奔赴北京,这一走,就是10年。

      但北京,并不是陈中想象中的样子。北体大的训练基地没有场地,在前几个月的训练中,所有队员每天就是绕着学校跑步,然后拉柔韧,练体能。没有跆拳道专用的垫子,队员们只能在拳击馆里破旧的地毯上练习旋转步法,地毯上长时间的磨擦,使她们的脚上磨出了一个又一个的大水泡。

     “那个时候真是硬挺下来的,脚上的泡全是自己回去拿个缝衣服的针,然后穿一根线,在脚上缝针。先把泡给捏软了,从这边穿过去然后再把线穿过来,让那个水顺着线里面流出来。这一根还不算,里面还会有泡,再慢慢捏,捏里面的第二层泡,然后再使劲给它穿过来……”陈中边说收边做出了穿针的动作。

       但起泡还仅仅只是个开始,魔鬼般的训练一直伴随着这支队伍。

      “那时是煤渣跑道,我要求陈中跑一万米,陈中没跑下来。我告诉她,就是爬也要爬完这一万米,战胜对手的前提就先要战胜自己,最后陈中跑了下来,但手里、脚里、膝盖上全是血……”对于当时13年前的场景,陈立人至今记忆犹新。

       没有跆拳道专用的脚靶,拳击馆门口的那棵大树就变成了她们的训练的器械。“我们每天要在操场上跑上一万米,练技术的时候就穿鞋对着树练,后踢,踹,踹后踢……所有的动作都拿树当靶子。”陈中说

      13岁的陈中每天哭着给妈妈打电话。“我不放心她,就去了北京,那天,我偷偷地去训练馆看陈中训练,当时一群小孩正在练习踢腿,我发现她每一趟都要偷懒少踢两下,我一下就急了,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直接进去一脚把陈中踹地上了!”张美回忆说。“当时我那个心疼,但我没有办法,既然孩子走上了这条路,就是要残酷,要魔鬼训练,我也是运动员出身,我知道每一块金牌后面的泪水和汗水……”

      从这以后,陈中再也没有偷懒,而爸爸陈新生则幽默地说:“她妈这一脚,踢出来一个奥运冠军……”

 

版权所有:陕西凯萌盛体育产业有限公司   全国客服热线:400-0912-889 备案号:陕ICP备14004947号-1

 

我们一直在努力,为中国跆拳道事业奋斗!